名校超发的后果:学历在贬值,学区房在涨价!

几天前,华坪女子高中校长张桂梅坐着轮椅接受嘉奖的镜头,感动了无数人。

华坪女高成立13年来,张桂梅把1800名贫困女生带出了大山,以严苛的手段逼着她们成长,很多人说她是“菩萨”。

2020年华坪女高高考成绩又很喜人,159人高考,有150人上了本科线:

本科上线率达94.3%,一本率44%。

要知道,上海的本科升学率为83%,比华坪女高低了很多。

一组数字引起了包叔的兴趣,包叔注意到,华坪女高的第一届学生是2011年参加高考的,当时的一本率为:

4.46%。

这意味着,华坪女高的一本升学率,十年间翻了十倍,堪称教育奇迹。

本科率 一本率 参加高考人数
2011 71% 4.26% 95
2016 99% 30%
2017 97.84% 47% 139
2018 98% 50%
2019 82.37% 40.67% 118
2020 94.3% 44% 159

图:华坪女高升学率,根据公开报道整理

最重要的功劳当然张校长和教师团队,她本人和学生同吃同住,燃烧自己的生命,来告诉学生“我生来就是高山而非溪流 ”。

但包叔也注意到,2015年之后,华坪女高录取学生的要求也抬高了。

这在公开资料里可以看到,女高的第一届学生基本上全是中考没有过线的,有的学生中考单科成绩甚至只有个位数,她们是张桂梅重点招募的学生。所以,第一届学生的高考升学率,也是最低的。

2013年之后,华坪女高获得了很多财政支持,建成占地76亩、校舍6栋的校园,累计投资9000多万元。

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华坪女高开始有了分数线,以前过不了中考线的女生,恐怕也进不了华坪女高了。随之而来的是,华坪女高的一本录取率直线攀升,2015后,它已经是丽江市升学率最高的学校。

2020年的高考成绩出来之后,张校长是不满的,她对媒体说:

今年的学生是最好的一届。原本会考得更好。

她没说的话,之前那些基础差的女生,恐怕要被永远淘汰了。这其实是教育残酷的本质,既有培养,也有筛选。

1

能够走入华坪女高的女孩们,依然是足够幸运的。

张校长用慈悲心给她们造了最宝贵的学区房。在一线城市里,升学的压力并不比她们更小:

上海的初中生,只有55%可以考上高中。

教育资源与收入挂钩已经不是秘密,在这样的背景下,上海和杭州政府发起了新一轮推进教育公平的改革:

公民同招。

这个政策的本质,是打击民办学校的“掐尖”行为,避免学生和家长在幼升小和小升初的时候就开始军备竞赛。

但目前看来,上海和杭州的军备竞赛反而更激烈了。最明显的就是,学区房的价格,涨势突破了天际。

杭州蒋村的河滨之城,从2016年的均价2.8万,到现在的9万元成交价,五年不到翻了三倍;上海远郊的紫竹苑,半年内涨了50%。

以前的教育是双轨制,有钱的家庭选择民办学校,但现在,在“公民同招”的政策下,民办学校也要摇号了,公立学校的学区房反而成了最稳健的选择,公办学校与户籍挂钩,户籍与学区房挂钩。

买学区房成了最稳妥的选择。有人算了一下,拿着500万预算在上海想买到学区房,只有13个学校的学区房可供选择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政府想到了新的办法,把普通学校变成优质学校。这比把大象装进冰箱还少了一步,只需要两个步骤:

1. 名校教育集团化;

2. 托管、招加盟商。

上海的华师大附中,杭州的名校学军和文澜,都成了教育集团。兼并、新建、扩张,很多平平无奇的学校加入教育集团,转身就变成了名校,对口的房子也就变成了学区房。

包叔的好友兽爷称之为:

学区房超发。

2019年起,陈赫、郑凯、杜海涛、李晨、关晓彤等综艺明星集中开始创业,开起了火锅店、奶茶店、面馆,并且在短时间内将连锁店开遍全国,其中最有名的是陈赫的贤合庄火锅店。

明星们背后都站着餐饮集团,套路其实是利用明星的人气让品牌迅速走红,然后快速招收加盟商,有人算过,贤合庄一年之内开了500家分店,收了2亿加盟费。

学区超发也是一样的逻辑,学校还是那个学校,甚至老师也还是那批老师,只是换了一个牌子,一个新的学区就诞生了。

学区房超发的洪水,终于有人受不了了。上个月底,一位网友在水木论坛发帖疾呼:

要求上海华东师范附属学校离开前滩,恢复前滩的基础义务教育性质。

前滩商务区的晶耀名邸、东方逸品、东方悦耀原本均价都在9万左右,在华二前滩学校引进后,几个项目陆续成为对口学区,挂牌价已经超过19万。

华二只是在前滩建了一所分校,就可以把一片283公顷的土地点石成金。

这所学校是由华东师范第二附属中学承办的九年一贯制公办学校,2018年9月才招收了第一批学生,这已经是他们在上海的:

第六所分校。

2

教育集团在批发学区房,普通人在抢学区房,到最后学区房比的不是政府的规划和学生的努力,而是:

开发商的支付能力和意愿。

最近几年,杭州拱墅区拱宸桥街道上的四个小区将近3000户家庭,在持续不断地找各个部门投诉,他们希望教育局能把自家的学区从小河小学,调整到卖鱼桥小学文澜校区。

这四个小区是拱宸桥街道最早开发的四个商品房,因为当时板块内没有小学,政府把他们安置在隔壁街道的小河小学,但十几年来,周边地产开发已经完成,也有了出身名门的卖鱼桥小学文澜校区,周边小区都被划入,四个小区却被忽视了。

业主们发现,后开发的一批小区能被划入文澜,很大程度上是开发商的功劳。比如他们旁边的顺发·吉祥半岛,就被媒体曝出了一封合同——卖鱼桥小学在接到开发商的捐赠款后,拱墅区教育局需要确保将楼盘划入文澜学区内,捐赠额是。

600万。

这还只是一家开发商交的费用。

引入一所名校的代价是多大?包叔看到了这样一份合同,杭州某区域引入了上海华师大九年制附属学校的,“赞助费用”为两亿元,其中拱墅区政府牵头出资一亿元,其余一亿元由三家开发商承担,其中最多的一家出了:

5400万。

有了学区房,开发商的房子就好卖多了。

在杭州,拱墅区是最擅长利用学区房抬升地价的区,近几年其产业引入相比其他区不太引人注目,房价的涨幅却没拉下,就和不断制造学区有关。

对于一些普通人来说,学区房超发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。上城区近江东园社区,崇文中学民办转公消息后,有房东直接将挂牌价提高了210万。最近拱墅区的桥东板块迎来了文澜学区的春风,业主们也在蠢蠢欲动涨价。

杭州的萧山区本来是全市产业最发达的区域,现在地产开发成为了支柱产业,而不断创办的新学校,是萧山房价的重要支柱。

过去一年,让经济学家迷惑、让普通人疯狂的妖孽产物就是三个:

白酒、比特币、学区房。

前两个顶多让人有心无力,学区房却让每个家长心力交瘁。货币超发,会带来通货膨胀的恶化;学区房超发,除了带来学区房的通货膨胀,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。

购买学区房表面上是消费,实际上还是投资,学区房贵的原因不是其背后的教育资源,而是流通性。

买学区房的家长,貌似暂时付出了高溢价,但五年之后的投资回报是可期的,从这方面来讲,炒学区房和炒其他房子的动机没有什么区别,只是学区房的确定性更高而已。

超发学区房,除了普遍推高房价,完全解决不了教育公平的问题。

包叔看到一组数字,中国2020年新出生人口1003万,高校毕业生909万,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,中国离高校资源过剩并不太远了。难怪有人说:

学历在贬值,学区房在涨价。

但这不意味着教育公平的到来,内卷才是所有人逃不脱的宿命。

最近四年,深圳中学引进了100多位名校毕业生,他们来自哈佛、牛津、剑桥、北大、清华,有人说这是资源的极大浪费。

就连华坪女高,也逃不脱这个宿命。它的升学率已经成了当地教育的招牌,也成了很多家长追逐的“资源”。

2019年,华坪女高招老师的要求本科学历就可以;到2020年,已经要求硕士研究生及以上,如果是本科,必须是双一流大学毕业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扒房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afang18.com/47064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